花花世界 南枝可依

  花花世界 南枝可依
  文/图_柳虫子
  第一次见到小小是在6月份,她身穿香槟色长裙,扎着一根粗粗的辫子,笑起来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,整体形象与气质真是与她小原流花道老师的身份符合极了。
  那时我就坐在一张四方桌前,听小小聊小原流花道,聊她的学习故事和理想。对自己的事,她没有虚构,没有夸大,像回忆陈年往事一样,说说笑笑着就唠叨完了。

  朋友老曹曾经说,每个人做什么事,都是社会分工的必然结果。这个观点颇有点宿命论的意味,又特别像那么回事。比如,2012年小小第一次接触插花,就爱上了这门艺术,她似乎就是被命运选中的那一位,像一颗被埋藏已久的种子,终于遇到生命的甘露开始生根发芽。
  喜欢就去做了。为了系统学习花道,小小到处搜集花道教师资料。她遗憾地发现,福州资源极其有限,想寻求优质老师,只能将目标投向北上广。最终在了解各方信息与筛选之后,小小选择了上海的木紫老师——“小原流”上海学会会长,国内“小原流”花道最高级别老师之一。而那时,她的儿子才刚刚断奶。
  800多公里往返奔波,如今她已“三级家元教授”毕业,并且继续进修“二级协”。小小为人处事一向不愿太较真,唯独在花道上异常坚定,“学习花道、花道教学,是我这辈子要一直做下去的事,而且我对教学还是有信心的。”可是没过一会她自己又觉得不好意思了,“我蛮讲,我蛮讲,反正还可以啦。”那时觉得这姑娘真是可爱极了。
  其实小小是不需要谦虚的。在专业之外,我们都知道她有多热爱花道这门生活艺术。这份热爱恰如火焰,能迅速燃烧并感染着别人。况且,在小小的认知里,花道是她一辈子的修行,而不止于在得到所有教授头衔的那一刻。
  9月初的那天下午,小小就拉着我逛她168平米的空间。她已经全部构思完毕——“阳台要弄个藤蔓;各个空间的窗帘要白色的;到时再弄个长长的桌子放大厅做教室;那间做书房,大家累了可以在那看书;那边是茶室…… ”
像所有创业者一样,小小对自己的空间充满期待。所有布置亲力亲为。只半个多月,她说到,也就做到了。你根本无法想象,当一个妹子真正想做一件事时,她可以多么的汉子。
  与小原流花道精神相符,小小的“南枝坊”给你的感觉就是温馨与舒适。诗僧江青有诗云“越客初投分,南枝得寄栖。禅机空寂寞,雅趣赖招携。”小小希望“南枝坊”是学习插花的教室,也是能让每个到这里的人得以放松的休憩空间。
我与小小可谓是一见如故。生活很狗血,但很庆幸它没有磨灭我们身上一些可贵又任性的东西。比如,处理任何事情都凭感觉,做任何事情都赖自己喜欢。如果你问小小创立“南枝坊”的目的,她肯定会回答你:“因为喜欢啊,然后我怕在福州的朋友想学插花又没地方学。”有些人真的会一直照顾别人的情绪,一直为别人着想,小小就属于这一类。
  小小说:花道所能给予人的养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你能在花、草间感受到自然与生命的力量;也可以在创作过程中平静自己的心灵;还能在小原流追求“天、地、人”和谐的基本精神中找到一丝笃定……
  在中国,茶道、香道、花道,皆是人们修身养性之选。小小曾说,也许花道不能给你带来立竿见影的收获,但它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你。影响你的心境,也影响你的审美,而这些才是最坚不可摧的内在力量。当然,或许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小小的一厢情愿,可是如果没有尝试过,我们又怎敢轻易下结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