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吉祥,祝福满杯

  文/图_雨窗闻笛

  吉祥,相信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共同的愿望。
  作为世界文明发源地之一的中国,在绵亘万年的华夏文明发展过程中,先人仰观天文,俯察地理,有意识地把对幸福美满生活的向往与追求,巧妙地运用鸟兽虫鱼、花草树木、日月星辰、人物文字等图纹,以借喻、谐音、比拟、象征、双关等手法表达出来,创造了一系列蕴含美好寓意的图形。这些源于图腾崇拜的原始思维方式经历朝历代的补充与发展,形成今天中国人所喜闻乐见、雅俗共赏的传统吉祥图案,并根深蒂固地钤刻在每一个人中国人的魂脉中。

  荣华芙蓉
  芙蓉花,向来都是被人们取其谐音,赋予了“荣华”的寓意。两朵娇艳的芙蓉就“开”在了壶身。
  也许有人会觉得,壶的画面太过繁富侈丽而近于俗气,因为除了一红一黄的芙蓉花之外,还有几枝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和一只停立在山石上的画眉,周围水波澹澹,飘萍浮波。春水悠悠,含烟碧草,繁花相间,鸟鸣啁啾的景致,张扬地透露着春的讯息。工笔画的技法,花瓣枝叶、鸟羽石纹,山石嶙峋,纤毫毕现,虽少了几分含蓄,却多了些许民俗味道。
  壶的形制,亦是与画面主体契合地天衣无缝,壶型既有“美人肩”的优雅,又有“龙蛋”的圆润,如同富态的妇人一般高贵。茗杯上的图案则要简约得多,素净洁白的瓷面上,一朵粉红芙蓉迎风绽放。壶泡杯斟时,在暖暖的茶汤中,是不是可以品味出融融的春意?

  富贵牡丹
  “姚黄魏紫开次第,不觉成恨俱零凋。”宋代欧阳修笔下次第开放的牡丹虽沾染了悲愁,却成就了牡丹名品的千古诗名。历来被人们誉为“国花”的牡丹,她那雍容华贵的姿态,充盈着富丽堂皇的盛世气象,姚黄魏紫则更是“国花之冠”。
  在盖杯最显眼的位置,魏紫,出身高贵,因出于宋初宰相魏仁溥家而得名,丰茂的花瓣,层层叠叠,灼灼其华,热情洋溢地沐浴春光;饱满的花蕊,含羞带怯,但仍然掩藏不住骀荡的春色;画眉鸣唱枝头,喜上眉梢。茗杯上的姚黄,则出于姚氏民家,形如细雕,质若软玉,显得高洁典丽,背题二句五言诗:“嫩蕊色金粉,重葩结绣云”。姚黄魏紫在盖杯与茗杯、茶滤与滤托上交替出现,共同构成了一幅“花开富贵图”。无须多言,它们的寓意,不论是泡茶者,还是饮茶者,心中早已清明朗澈。

  幸福紫藤
  唐代两大诗坛巨擘,李白和白居易,对紫藤花毁誉不一。李白对其赞赏有加,称其“香风留美人”,而白居易却牢牢它攀援附生的特点不放,毫不留情面地把它比喻成“先柔后为害”、“附著君权势”的“谀佞徒”。尽管如此,在人们的心目中,紫藤花的寓意还是褒多于贬。从古至今,它就是幸福爱情的象征,而在现代的花语中,它代表着醉人的恋情、依依的思念,被恋爱中的男女视为浪漫之花。
  粉艳玲珑花穗从杯盖“悬垂”到筒状的杯身,藤蔓青翠,繁英串串,蝶舞翩翩,映衬在朦朦胧胧的紫雾中。枝条看似娇弱无力,袅袅娜娜地垂坠,却有着无尽藏的力量,缠绕树干,扶疏而上,难怪白居易对它“恶语相加”,说它是阿谀攀附的奸佞小人、绸缪蛊夫的妖妇。但是,我们更愿意相信这只是白居易的一家之言,因为它旺盛的生命力也象征着长寿。
  其实,泡茶与喝茶是不需要什么分别心的,以虔敬心泡茶,以恭敬心奉茶,就已足够,又何须是非分明,一丝不苟呢?

  美满蝶恋
  蝴蝶是人们最为熟悉的昆虫之一,它优美的身形,翩然的舞姿,总是会激起诗人词客泉涌的诗意,化作笔下灿烂的烟霞,而且因它终生只有一个“伴侣”而成为忠贞不渝爱情的化身,“梁祝化蝶”歌颂的便是青年男女对恋爱自由与美满婚姻的向往。
  穿花蛱蝶深深见。蝴蝶在花间翩飞嬉戏的场景,被文士拟人剪裁成“蝶恋花”如此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,它的吉祥寓意就更加显而易见了。《蝶恋花》源于唐代教坊名曲,也是常见的词牌之一,柳永的千古名句“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”就是出于此。
  此组盖杯,融会了古典韵味与时尚气息,色彩活泼流畅,且富于变化,黄、蓝、紫的三只蝴蝶,姿态各异,款款穿梭于姹紫嫣红之中,艳而不俗。情侣、夫妻可择一风和日丽的春日,带上盖杯与茗杯一对,携手踏青,席绿茵而坐,泡上一杯明前茶,同赏蝶舞花丛,对饮谈情,流连春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