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之美

  简,是最智慧与最纯净的美。大象无形,大音希声。
   倡导简约、自然、纯净、唯美,令审美回归原点,生活回归本质,事物呈现生命最本初的美,追求细节的精益求精,是极致的完美主义,坚持使用原生态材质,坚持一种可以呼吸的生活。

  大漆之美
   2010年秋天,一次茶叙,当天席间的焦点,是年过七旬的福州老艺人的一款手工大漆茶盏。话题由这只茶盏开始,从单品的美,到氛围的美,再到归一的美。
  大漆,又称国漆,并非今天的化学油漆,而是一种纯天然的贵重漆材。漆器曾辉煌数千年,如今却远离了中国人的生活,仅以艺术珍品的形态活跃在收藏界。
   华夏先民用一个充满动态情景的象形文字“漆”,形象地阐释了,大漆为何物。一棵漆树,两把割漆的竹刀,自漆树流淌下来的琥铂色汁液。这就是大漆。每一滴,都极其珍贵。一颗种子,长成一棵漆树,需要七年。一棵漆树,隔年割漆一次,仅割七刀。中国古老的漆器史,可以追溯七千年。
   大漆的美轮美奂,令人欲罢不能。漆黑,深邃、幽然,被誉为世上最美的黑。朱漆,艳丽、沉着,是最具代表的中国红。因此,尽管大漆制作周期长,材料操控难,环境成本高,但漆艺界依然把大漆视为最珍贵的漆材料进行艺术创作与审美追求。惟有如此崇高的虔诚,方能与自然造化的高度达到一致。这就是大漆之美。
  从一只小小的茶盏开始,由点到线,由线到面,提炼出以“简约、自然、纯净、唯美”的茶器茶道美学生活主张,把这种想法运用到茶道、香道使用器具的创作中,获得舒服和谐的整体氛围体验,令诗意回归生活。

  极简美学
  几何中,点线面是最基本的设计语言。点,最重要的功能是定位。事物,唯有处在恰如其分的位置上,才能体现出其美感。点动为线,线强调方向和外形。当一个器物,与另一个器物间发生关联,此时点与点之间,产生微妙互动。三个以上点的连接可以形成面,线的封闭或展开也可以形成面。面,强调形状和面积。
   用大漆之美创作出的极简主义器具也同样富有独特的美学智慧。设计师运用点线面美学设计的原理,对器物的点、线、面之间的微妙互动,进行美学的解构,包括材质、器型、大小、色彩、倾倒角度、包装物等,从而在器物外形的呈现上,表现为简洁、精准的结构,以及纯净、唯美的画面意象。并通过搭配设计,让器物与器物间、器物与环境间自然融合,展现归一之美。
  极简,如同一个空的容器,能够接受不同的观点,也能够无拘无束的自由发挥。所有的观点,每一件器皿,都是一滴水,进入到容器里,自然地流淌为容器的形状,彼此地相与融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