熹茗茶馆:家以外的城市会客厅

  Text_陈闻彦 Photo_周昂、受访者提供
  见到凹哥,一身素T恤加宽松的棉麻裤子,如茶人的儒雅即视感,一撮小胡子又增加了几份艺术家气质,他便是“熹茗”茶馆的主人。经过一条鱼池依傍的走廊,便引人入胜地走进了“中国式精致生活”的熹茗茶空间。所谓茶空间,可以是茶馆、茶室,身处其中品茗论道,悟言一室之内;也可以小到一个角落、一个案几,所有喝茶的地方皆为茶空间。在凹哥看来,茶空间是个令人放松的地方,虽然每个人对于空间的解读是不同的,但整体上都给人带来温暖、惬意、文气的感觉,是个既可以安静地独处,又可以约上伙伴畅聊分享的愉悦空间。

  茶是中国人的文化符号,是中国式交流的重要媒介,广东茶楼里话家长里短,四川茶馆摆龙门阵搓麻将,杭州茶室慢享小资格调,北京茶馆听戏侃大山……各地茶馆浓缩着城市的文化缩影,而在文艺土壤不那么肥厚的城市,熹茗便充当着心灵驿站的角色,在繁华的CBD商业区,在高楼云集的城市社区里,我们需要一个家以外的“城市会客厅”,为我们省去待客、洽谈的环境难题,几杯好茶下肚,往舒适的座椅上一瘫,便畅所欲言。即使是上午洽谈,也让谈话显得文雅而尊重,有什么问题,不是一泡好茶可以解决的呢?
  喝茶的美妙,除了茶的好坏,更多在于环境的营造,近年来,茶空间吹着一股“新中式”的清风,与早年恢弘气派的皇家院落风格形成对比。空旷的场地不会给人压抑感,线条简约的桌椅、古朴的茶器、意识流的插花、素雅的水墨画……布置出一个个颇具韵味的公共“会客室”,淪水煮茶间,冒出氤氲的茶气,在化繁为简的空间中,让人心从嘈杂世界中脱离,得以安放舒展,这便是茶馆的魅力。

  我们喝茶,不仅仅记住了茶的滋味,更因茶空间的一幕幕画面流连忘返,茶叶、茶器、茶道的综合体现,给茶人留下深刻的身心体验。熹茗茶馆的走廊里,挂着朱新建画家的作品,人物、花鸟、山水画皆形神具在,无论是笔墨趣味,还是画面气息,都给茶空间增添里几分灵气。家中自然是很难一次性集齐大师的佳作,而在城市会客厅里,除了品茶,更能大饱眼福,接受艺术的熏陶,可谓两全其美。当代的画作与古老的茶,共通的是温暖的人情,试着以当下的心态去体味时间的变迁,去感受东方美学的价值。

  茶空间还是一个茶品牌视觉和文化的体现,熹茗的文化理念,来自于南宋理学大家朱熹,其半生筑室武夷,讲学著述,种茶、制茶、宴茶、咏茶,以茶喻学,以茶明礼。凹哥作为朱子后人,更延续着传承百年的武夷古法炭焙工艺。在熹茗的空间设计上,也处处透露着朱子文化的痕迹。十二间包房均以宋代年号命名,如“元丰”、“嘉佑”、“大观”……竹木、石材、流水、圆窗这些中国传统元素,浑然一体,诠释着文人的儒雅,蕴含着动静结合的统一。在意境和材质上,营造人在“草木”间的境界,包厢里的绿竹,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,让在快节奏里生活的各位,来到这里能找到大自然的感觉。
  爱好古玩收藏的凹哥,在熹茗茶馆也展示出他“冰山一角”的古董茶壶、茶杯、香气等,不管你看得懂还是看个热闹,它们就静静伫立在那里,焕发出时光的温润光泽,成为茶空间里最亲切的“迎宾者”。如果能重新选一次,凹哥说他未必会再打造熹茗这样的茶馆,随着眼界的开阔和个人的感悟积累,他理想的茶空间是更加随性与返璞归真的,但城市里,却是需要这样充当会客厅的场所,来服务于寻找城市绿洲的人们。好的空间能让人心安,美的东西能让人精神饱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