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禹岭,全球海拔最高的茶区

  Text_photo/吴德亮
  尽管时序已过立夏,春天却仍停驻在高海拔的梨山与大禹岭不忍离去,在全球最高海拔2,500~2,650米的大禹岭茶区(印度大吉岭茶区仅有2,134米),被茶人普遍尊为“台湾高山茶王”的大禹岭茶,春茶往往在五月中下旬以后才开始采摘,茶园出现了采茶妇女嘹亮的歌声,茶厂也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  从北宜高速下宜兰,转台七甲线经南山、武陵抵达梨山后稍事休息,接着立即前往中横公路90公里处的茶山,搭上运送茶菁为主的单轨车直上山顶。有人说本地年轻人多不愿从事辛苦的采茶工作,因此茶园内多半是三位加起来超过200岁的老妇,但眼前所见却几乎都是年轻的女性,她们的勤奋令人感佩。
  大禹岭旧名“合欢哑口”,1950年代中期修筑中部横贯公路时,主持修路的蒋经国先生有感于公路开凿如大禹治水般艰巨,而正式改名为“大禹岭”。今天不仅是中部横贯公路的中继站,也是台中、南投、花莲三县交会处。而大禹岭茶区则泛指中横公路90~105公里之间,周边山区的茶园,而林德钦就是这片茶园的守护者之一。
  深耕大禹岭的不只林德钦,原本在中横公路105公里处还有个“松露农场”,多年来始终以“雪乌龙”受到爱茶人青睐。可惜终因违反造林规定,遭林务局收回近5公顷的林班地,在法院缠讼7年后,于2015年4月经由法院判决“承租人须归还土地、砍除茶树”败诉定谳,并在同年11月由东势林区管理处带领30余位工人,以电锯等工具铲除茶树,雪乌龙从此成绝响。
  大禹岭高山乌龙茶有何魅力,让两岸爱茶人趋之若鹜?林德钦说“茶菁质地厚实,霜气明显”是其他茶区绝对无法比拟的特色。冲泡后但见透亮中带出金晃晃的茶汤,一股高海拔独有的山灵之气沸沸扬扬直扑而来,待轻啜滑顺入口,不仅茶气穿透性强韧,饱满的花香果味在口腔中也瞬间生津,毫不迟疑地如涟漪般释放一波波丰富的层次,绵密、细长而甘醇持久,喉韵更可以用“荡气回肠”来形容,即便品过三盏,深远的杯底香气仍余韵裊绕,令人口齿留香、回味无穷,说是台湾高山茶中的极品,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  林德钦进一步解释说,大禹岭茶区多由原始森林环抱,具有森林芬多精的香气滋润,充分的湿气与雾气更能使茶叶洋溢清香与飘逸。尤其年平均温度约在20℃上下,冬季均温则仅在12℃上下,终年夜间温度更常低于10℃,严冬且有瑞雪飘降,不仅昼夜温差极大,而且早晚云雾笼罩。茶树细胞组织为了抗寒而较细密强壮,因此茶叶叶肉肥厚,果胶质含量极高,进而也提高了“茶胺酸”及“可溶氮”等对甘味有贡献的成分。
   他补充说,大禹岭茶园土壤含有丰富有机质,制作得宜生产出来的茶叶绝对清香淡雅,带有自然的花果香,茶汤柔软度高,更具有耐冲泡的绝对优势。但由于茶叶生长缓慢,一年只能采摘春冬两季。春茶仅得1200公斤左右,冬茶更少约为720公斤,可说稀有价昂了。
  就在我沉浸在茶香余韵带来清凉绿意的同时,林德钦进一步告诉我,茶厂兴建于2007年,座落南投县仁爱乡翠华与台中市和平区交界处,由于厂址海拔高度约为2,450米,登记时谦虚地以茶厂海拔而不以茶园高度为名,除了期许未来茶厂的不凡与出类拔萃,也不致过于招摇而有“树大招风”的疑虑吧?
  五星级的酒店不稀奇,但你听过五星级的茶厂吗?经相关部门“环境卫生及安全”评鉴为“特优五星级”的“2450茶厂”,不仅厂内一尘不染,所有萎凋、杀青、揉捻、干燥也都是最先进的设备,顶级的原料加上严谨精湛的制茶工艺,可见林德钦对茶厂管理的用心,而且所有茶品皆通过SGS与TTB“农药残留检测”,无怪乎价格虽高,依然被来自各地的茶商或直客预定一空。
  林德钦说自己从学生时期就开始喝茶,往往为了喝好茶而到处辛苦打工,只为了能有足够的金钱买上几两好茶过瘾。长大后不仅跑遍全台各茶区、喝遍全台所有茶叶品项,甚至不辞千里前往武夷山、西双版纳等地寻觅好茶或汲取养分,可说是不折不扣的“茶痴”了,也因此积累了许多茶叶相关的知识数据,与独到的识茶功力,扎实宝贵的经验更成了日后营茶厂最大的助益。
  从亲力亲为找茶、挑剔(tea)、品茶,到帮消费者找到可以喝到安心且物超所值的茶品,而因缘际会地于1998年邀集茶友共同成立公司,并在2007年毅然投下巨资打造“2450”制茶厂,更在新竹市经国路成立门市,创立“台湾采茶趣”品牌。历经多种角色的相互交叠激荡,林德钦站在全球最高海拔的茶区,始终战战兢兢努力打拼,这也是他成功的最大因素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