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现台湾金银岩矿烧

  text_photo/吴德亮
  如一轮明月拨开混沌,黄金在壶钮顶端放送婉约的光芒,为盖缘的银圈拉开优美的弧线,四平八稳地向茶致上最虔敬的律动。饱满的壶身则以金星满天的缤纷点缀桃色带蓝的夜空,壶嘴流畅出水,辉映一旁蓄势待发的茶海,行茶间但见无数光点在流星雨中闪烁,外观贵气逼人却不俗艳,更在转折之间透出强烈的人文风采。
  这就是江世为的“台湾金银岩矿烧”茶器作品,首次在我策办的“2017台湾新文人茶器名家大展”初试啼声,就创下了当日完售的耀眼成绩,更为现代茶器在造型美学、收藏价值、实用功能与茶质表现等,取得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最大公约数。

  源于1999年,震惊全球的九二一大地震后,陶艺家对大地反扑的省思,将台湾常见岩矿如绿泥石、页岩、鞍山岩、蛇纹石、贝化石、磁铁矿、梨皮石、麦饭石等,依不同比例研磨入陶所成就的“台湾岩矿壶”,堪称是本土壶的最佳代表。当时我也深受感动,开始背起相机、拾起画笔,从岩矿的取得、改变水质功能、冲泡茶品优劣比较、不同陶艺家的材质表现、造型各异的变化等不断深入探访,十多年来报导持续见诸报刊,再经由邓丁寿、三古默农、游正民等名家的努力,陆续发展为“岩砂壶”与“樱花岩矿烧”、“台湾名山大川系列”等风格各异的经典作品,使得台湾岩矿壶在两岸建立了一定的地位与份量,深受茶人与藏家的喜爱。
  只是近年来由于岩矿壶太红,因而乱象频传:有恃宠而骄、自我膨胀而漫天开价者;也有东施效颦、却错将粗糙当粗犷;还有随意取得矿石、未经试炼就标榜“岩矿”旗号借壳上市;不仅在市场造成紊乱,也深深困扰了许多默默耕耘的岩矿作者或收藏家。
  而年纪尚轻、起步较晚的江世为,在岩矿壶褒贬不一的氛围下快速崛起,自然非有过人的才气、毅力,以及三倍以上的努力不可。尤其他能大胆地跳脱前辈的型制与风貌,在岩矿的张力与岩砂的柔和细致之间,从第一次素烧后整理胚体修饰,第二次高温烧结出窑后再整理胚体、拍版修饰表面岩矿;第三次高温烧结加以修饰再进窑复烧,最后让矿石溶融到标准状态,再以金银釉加饰画龙点睛。共四度繁复烧造,创作出豪迈大器与幽雅共舞的“台湾金银岩矿烧”,长江后浪勇往直前的冲劲与实力不容小觑。
  其实从多年来的试炼与验证可知,岩矿壶最大的优势,源于壶中的矿物元素能将茶的苦涩转为中性、变得柔顺;且因多次高温氧化还原,熔点可高达1250~1300℃,高温还原下大量的碳素与壶土坯内的硅、钾、钠、铁产生共熔现象,使得土胎质地更加坚硬,外观展现也更加丰富。我曾广邀资深茶人与艺文界友人,将江世为的数把岩矿壶当场测试,不仅能将铁观音的焙火味、岩茶的苦涩口感,以及普洱茶的“仓味”等充分去除,将香气充分凝聚后释出,老茶的韵味与浓稠的回甘更能几近完美地展现。
  浏览完整文章请订阅《茶道》杂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