伏天里的清凉花饼香

   文_南小浅 图_周昂
  “花茶”大概容易被理解和接受,“花饼”,是鲜花做的茶饼呢?还是花茶压制成的茶饼呢?
  花茶,是六大茶类中专门的一类,是烘青类的绿茶窨了鲜花的花香,成了另外一种兼有显著花香和茶味茶类。如此,这里讲的花饼并不属于花茶的范畴,是普洱生茶和普洱古树的茶花压制而成的茶饼。

  南方的伏天,温度几乎很少有低于35摄氏度的时候。在终日的炎热里,总是想寻些清凉、清爽的茶来喝。每年的伏天,除了隔年的岩茶和浓香型的铁观音,有了些年份的白茶和生普也加入日常茶饮的行列。当然,每年也总会拿出珍藏的特别茶品和友人分享,这款普洱生茶花饼便属此类。
  茶树的花压成饼,我所能见到最早的有20年左右的。而具体普洱花饼何时出现,却未能考证。这花饼,2005年收藏,后一直存放在福州的仓库,今年已经是第十一个年头。从2010年开始,每年入伏时,都会拿出一片作为伏天之特别茶饮。

  被称为“布朗公主”的这花饼,将茶树花和茶树叶混合压制,相比单一的将茶树花压制成饼,茶树花和茶叶在一块饼里同步转化,品饮时口感协调性也会更好一些。
  这茶饼标示是景迈山古树,当年压制时的茶青选择却并不严格。茶青原料确定来自景迈山,只是并非古树纯料,算是古树、大树混采的料,少量茶梗夹杂。
  细看茶饼,饼形尚周正,饼面茶叶、茶花和茶梗掺杂。在南方湿润的环境里转化的速度稍快,十一年后的茶饼色泽已从最初的青褐色转为红褐为主。
为了寻得最好的口感,对于这花饼尝试过许多不同的泡法。120毫升盖碗冲泡,5克投茶量,最能发挥这茶清爽甘甜的滋味特征。口味偏重的老茶客,投茶量可增加到8.3克,这样因茶花存在而变淡的茶味便能得到补偿。
冲瀹后的茶汤色泽是橙黄、橙红再到橙黄的有层次变化,滋味也是清润甘醇为主,第一、二道陈味稍显,第三至六道茶花和茶叶完全舒展,滋味呈现饱满有层次,当七道后茶味更淡一些时,甜润清爽的汤感更加明显。
每年品饮这茶,多少都会有些新的变化,但总体的滋味表现属清润柔和型。经过时间的陈化,花饼里的普洱生茶已经没了当年的清冽,内敛含蓄了许多。茶花因富含蛋白质、多糖类物质而独有的香气和滋味,变成另外一种绵密清幽的带着蜜糖味的花香。
  一直以来,喜欢这茶的多数是女子,除了它清润甘醇的口感,大概和女子天生对花的喜爱也有几分关联吧。原是茶树枝头将零落成泥的花朵,如今却成为杯中有着独特口感的茶饮,且即使经历岁月依然醇香四溢,韵味不减当年。
  然而,并非所有的茶花都可饮用。只有散落的古茶树、大树的茶花才有品饮价值,这其中良好的生态环境占了决定性的因素。三四百年的茶树,树干有碗口那样粗,散落在原生态的密林里,周围植被丰富,生态良好,生于此长于此的茶树和作为茶树精灵的茶花一定与别处不同啊。
  “茶树的每个部分都有它独特的用途。茶叶、茶花都可以饮用,茶籽可以用来榨油,榨过油的茶籽壳碾碎可以用来洗衣服,而古茶树的茶树根甚至也有降血糖的功效。” 每次尝这款普洱生茶花饼时,就会想起王迎新老师这话。
作为中国人文茶道的倡导者,王迎新老师教授大家身为事茶者,当用精微之心发现茶之美好,生活之大美。在一杯茶里遇见美好,概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