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日茶记

茶汤的美短暂易逝,用一朝风月,来证无常苦空,也许是这一碗茶的用意吧

采茶春光老,出焙香花全

唐宋以降,关于品茶的诗太多,但详细写到制茶的诗太少,或许是品茶容易制茶太难。及至明代人写茶书,写品泉的多
泡东岸

发现台湾金银岩矿烧

如一轮明月拨开混沌,黄金在壶钮顶端放送婉约的光芒,为盖缘的银圈拉开优美的弧线,四平八稳地向茶致上最虔敬的律动。

六安瓜片茶创制历史钩沉

六安瓜片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,是中国烘青绿茶的典型代表。

茶味的变幻及体验

这正如一个好厨师遇到书法家,两人互相称赞,厨师称赞书法家的墨水很黑,书法家赞叹大厨菜炒得够烫,此皆未及宗门。

古董寄幽思 小院慰风尘

每个中国人都读过陶渊明的田园诗,都会被那种悠闲雅致的生活打动。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

吴三地的老枞水仙

当年云南吴三桂叛乱被平后,家族中有三兄弟逃难至武夷山,在此落脚,以种茶为生。昔日吴三弟,便成了今天的吴三地。

钱币上的茶文化

浅谈钱币上的茶文化,从近日中标的一张清代照片开始说起。

市场瞭望杂志社记者证公示

武夷山

武夷山涧寻老丛

原本以为武夷山上百年的老茶树并不多见,然而深入探寻,才发现武夷山被称为“藏龙卧虎”之地,却是不虚,那些老茶树都遍布于山涧之中。
茶道杂志

“照见”池坊花道展

茶窖:窖藏的香与味

朋友说找到一个很好的地方来安放多年用心储藏的茶,是他们心中“茶窖”的模样,于是我心生向往,便选了一个适合喝茶的午后前往。
樟木香

“樟木香”里的光阴

“普洱金”要约我喝一款1968年的生沱茶。近半个世纪的“茶龄”,令我在惊喜之余,又不禁感到怀疑:茶真的有这么老吗?

闽茶海丝行|闽茶走进西班牙,以茶觅商促合作

闽茶海丝行| 闽茶西欧之旅,15家茶企在英国签4.86亿合同

茶道杂志

三走白琳茶乡

这个以“品品香”命名的福鼎白茶至今在当地仍颇有名气,老板是林氏后人。。。

自制“橘普”,别样历程

这一两年柑普突然流行起来,影响力之广之大,堪称事件。
王威王

王威王,从传说走向传奇

传说,武夷山有款茶,它叫“王威王”,它生长在汇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的武夷山中。

匡庐绝顶,云雾入盏

江西的生态已位全国之冠,列车行驶到赣省之内就可以感受到浓翠气息,好山育就了好茶。
茶道杂志

茶汤中的气韵之美

茶香易识,茶韵难解。
宝洪茶

才女、古剎、宝洪茶

花花世界 南枝可依

敦煌一梦

一件事用情太深,便容易久久沉溺其间。

三十载,龙吟凤哕,琴茶俱老

淮左十月,秋雨潇潇,暑热尽褪,寒凉渐生。

“青山个个伸头看,看我庵中吃苦茶”

桃红絮飞烟笼江南之时,北方却还是隐隐约约的绿,而中原大地的河山,春天虽晚却也不失隆重

“泉城”的茶味

初到济南的南方人,有些不适应夹杂着粉尘的空气,但老城区里走一遭,却被四处流淌的泉水浸润了心扉。

“同心”相知马帮茶

品“同心阜”2015茶马古道马帮贡茶

田承泰:柴烧的温度,生命的厚度

田承泰,著名柴烧大师,1952年生于台湾。1996年成立有泥斋工作室,2007年从三芝移居苗栗南庄建造有泥窑,远离尘嚣,与妻子陈羽莲开始潜心创作柴烧作品。

恩施玉露,千年蒸青茶的一脉余晖

恩施山间的雾气与清晨街道的油茶香,这是恩施给人的难忘印记,一边是繁闹的街市,一边是脱俗的清气,就没有任何违和感地交织在一起。

霜冻单丛,涅槃茶香

深圳玩茶的朋友董培给我寄了些特别的茶,有一款是2005年的“涅槃”,听名字是很有故事的茶。

“青蛙王子”爱玩壶

过去在两岸提到青蛙,总会想到纵横台湾歌坛数十年的“青蛙王子”高凌风,成名曲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至今仍有许多朋友琅琅上口欢唱。

用食器,小而有温度地改变世界

时间也会改变太多的东西,年少时的梦想从工业制造变为手工制作——同样是用手改变世界,不同的是,手工艺更有温度。

小“器”纳大千

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,一叶一如来。

“花”开吉祥,祝福满杯

芙蓉花,向来都是被人们取其谐音,赋予了“荣华”的寓意。两朵娇艳的芙蓉就“开”在了壶身。

随行随想坦洋村

若说茶园是涵养坦洋工夫的襁褓,那么,坦洋村则是哺育坦洋工夫的摇篮。

大禹岭,全球海拔最高的茶区

被茶人普遍尊为“台湾高山茶王”的大禹岭茶,春茶往往在五月中下旬以后才开始采摘

熹茗茶馆:家以外的城市会客厅

清道光粉彩盖碗

“海丝”茶香东溪窑

东溪窑址位于现漳州市华安县高安镇三洋村东溪头。明清时隶属漳州府龙溪县二十五都升平保,清乾隆至光绪年间属华丰分县,民国时期至2001年为华安县域,现98%以上的遗址在华安县境内,其余部分位于今南靖县域。
茶道

净琉璃间莲华生

瓶花,现在的插花或切花艺术,以异彩纷呈的各色植物为花材,艺术性地插贮于瓶器中,创制出含有特定理念地造型,将自然美地因素引入瓶器

再访白茶古道

从栖林寺与天王寺,沿途皆茶乡、茶山。古驿道、古茶道,说到底就是一条道...

伏天里的清凉花饼香

“花茶”大概容易被理解和接受,“花饼”,是鲜花做的茶饼呢?还是花茶压制成的茶饼呢?

“藏地观茶”,续藏汉茶缘

“班禅沱”影响了近一百年以来的藏区茶饮习惯。
漳窑米色白釉

业余小编玩瓷记

在大众审美不断回归的当下,漳州窑诸多拙朴可人的地方得以被玩家和藏家接受,在未来空间陈设与日常用度中扮演者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夜访齐头山 醇美瓜片香

虽是谷雨前夜的皖西丘陵地带,清寒仍未褪尽,习习的晚风带来乡野的青草气息。

喧哗中的漠漠“茶时光”

但凡喝茶有些年头的茶客,自不免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各类茶馆。
茶道杂志

紫阳古街茶时光

逛过紫阳桥,空气中似乎又多了些茶香,抬头一看,一面“茶”字旗号迎风飘着,便是寻到了“吾道苑”。

有种红茶,正字当头

所以,“正山”一说自然带有了正本清源的色彩。而所谓“正山小种”红茶之“正山”,乃表明是“真正高山地区所产之意”。
Load more